您好,欢迎访问陈佐博客!查看权限
  • 本站投稿邮箱:5957127@qq.com 或微信联系13574465375
  • 网站部分资源转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玩双飞”的公务员和寺里的“花和尚”

时事社评 陈佐 2015-08-16 1556 次浏览 0个评论

1F445B32-0.jpg

还是先说说释永信吧。“登封市宗教局4日夜间发布消息称,经核查,没有释正义这个人,其他事项正在核实之中”,然而,这样的他证,网友们似乎不买账。“以少林寺的如日中天,以及释永信的庞大能量,登封市查得了他吗?”、“搞没了释正义就一了百了了吗?”,你还别说,这两个问题不但极富有逻辑性,更着实戳到了要害。

关于释永信“花和尚”这块,网络上已经有很多——在这里就不费笔墨了,专门说说释永信挪移寺产这块。我国的宗教管理条例规定“寺庙属于宗教界的财产,寺庙的管理由宗教界负责,国家给予保护”。同时,与市场对接这块的规定也算明白:寺庙如果搞商业投资,必须遵守国家有关经济法的规定,依法经营,依法纳税,国家对依法经营的予以保护。

可以说,和尚与女人的话题自古就有,基本上是属于道德,乃至宗教约束的范畴。而关于寺产这块就有一定的模糊空间了,尤其在“依法经营,依法纳税”的监管上。此次风波,释永信本人依然坚持着“以不辩应万变”,但释永信的团队既拍胸脯,又扯着嗓子表演的似乎很卖力。遗憾的是,这些基本属于“自证清白”的范围,不但没帮上释永信多大忙,反倒有越描越黑之势。

再说说广西那个大恶心。说其是大恶心,真不是一般的恶心,不然绝不会引来“纪委和公安等部门已介入调查”的。崇左相关部门的“一是大新县教育局党委决定停止黄汉普办公室主任职务工作,接受县纪委工作组调查;二是由县纪委组织工作组对黄汉普本人网传与两名女子开房的事件真相立即进行调查核实;三是由县公安局立即展开监控视频等材料收集”三点处置措施,应该还是挺及时的,后续给不给力——还要再观察。

说实话,在看到黄汉普那厮“兄弟,让我穿上裤子再说……”的苦苦哀求,以及穿插其间的耍赖与耍横(急于脱身)之视频时,相信大部分人都应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哀其不幸?不是!十足活该?差不多,但还不够完整。再看看其与涉事女大学生的微信聊天截屏,又禁不住一阵悲凉!真是活生生,又赤裸裸的交易,既有纯粹性的交换,也有“安排工作”的权色交易,令人尤为恐怖的是,官员与女大学生看起来都轻车熟路,非常的老练……

再说说个人对广西的部分观感。从社会角度说,广西显得很凌乱,特别是涉及官员的事儿——很奇葩,从成克杰的“为老不尊”到李乘龙的“遍揽人妻”,再到“日记局长”韩峰的肉色人香、“三狂厅长”陈秋华的肆意胡为,广西的色官与贪官总能屡创奇迹,“必须做好官员的三陪”的上梁不正下梁歪,民风也跟着变坏了不少。从经济上看,自然还是很落后的,“前三十年的备战,后三十年的资源分配不平衡” 虽是主因,但官员的贪得无厌,也使广西错过了很多发展良机…

最后,补充说明两点:

一是,这么大一个国家,没了规矩岂不乱套?对于纵横全国的庞大公务人员,不严格约束是万万不行的。对于“总想着对价——不抹油不转”、“总想着泡妞——色的不分场合”, 没有规矩、不守规矩的那部分公务人员来说,不用重典——是难以扭转“不良惯性”的!故对于“双飞”的公务员,该滚蛋——还是尽快让其滚蛋,当然还不能忘了其色狂资金来自何处……

二是,“寺庙远非净地,早成为了胡搞之地”(出自某寺庙画工,现为某省美术家协会的一位画家语),这是中国老百姓都知道的。寺庙资产怎么管理,相信宗教界应该也有一定之规,但在商品经济时代,既与守法相契合,又能洁身自好,应该是摆在少林寺这样的“大庙”面前最为严峻的考验。“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苍蝇不叮无缝蛋”,管不好自己的手,扎不紧裤带也是很危险的。国人当然不希望看到网络上太多“花和尚”的绯闻与龌龊……

打赏

已有 1556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