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陈佐博客!查看权限
  • 本站投稿邮箱:5957127@qq.com 或微信联系13574465375
  • 网站部分资源转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没有星星、没有月亮的夜晚

陈佐散文集 陈佐 2015-08-10 1675 次浏览 0个评论

 

 (一)

那天晚上,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没刮风,也没有下雨。都市的霓虹灯五彩缤纷,映着每个人的脸,朦朦胧胧,似远似近,美的,丑的,高的,矮的,仿佛都被色彩笼罩,真亦假,假亦真,真假难分,美丑难辩。受朋友之邀,我前去赴约。走得不快,但觉脚步有些沉重,我预感有一种不祥之兆。

果然,不幸言中,那晚上演了一出爱情悲剧,不由分说我充当了这场悲剧的男主角。

 

(二)

土家寨娱乐城是一个“西洋文化”与“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的产物,其实称之为艺术的怪胎也不为过,因为洋不洋,土不土,好象没有继承两者之精华,反而将所有的丑态都被吸收了,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和一个美妙若仙的女子结合,本应是产下不俗的结晶,然而却出乎意外的产下怪胎。这种概率一般是很少出现的,甚至是万分之一。土家寨却出乎意料的属于这万分之一。这或许就是土家寨的特色,正因为这种特色罢了,倒也引来了无数知名人士前去驻足,手舞足蹈一番。其中“高层领导”、青楼名妓、富婆款爷尤为见多。每晚人声鼎沸、歌舞升平,舞台上,模特们着浓装、穿三点,扭动腰支,媚眼频抛,台下喝采阵阵、叫声连连,好一派繁荣景象!的确,桑植产的怪胎毕竟还不多,能在此享受的地方非土家寨莫属。

 

(三)

我前去赴约的地方就是土家寨。其实我对土家寨是没有什么兴趣的,因为佳人有约,不得不来。不过令人遗憾的是尽管脚勤,但还是迟到了半个小时。

待我正满怀激情而富有深意地向等待我的朋友们表达问候和歉意时,竟然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霓虹灯下冒出一张陌生的男人面孔,戴着眼镜,个子不高,印象不深,但感觉比我温柔,令我吃惊的是那个款款的她正朝他款款的走去,手挽着手,肩靠着肩,我竟然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的天”!

这就是她,这就是她和他,这就是我日夜魂牵梦绕,还发誓非她不娶一个纯得不能再纯的女孩吗?

半响,直听见传来一声,“这就是我的男朋友,我们上楼去听歌”,这声音好像既熟悉又陌生。

我终于回过神来,看见了她,穿着白蓝相间格子衬衣的女孩,但始终没看清楚她。

“你好!…幸会…幸会…”,我伸出无奈的双手,无奈的与他握手,他的手大,我的手小,他双手劲道大得足以捏死老虎,我却软弱的无缚鸡之力。

我糊里糊涂迈着沉重的脚步进了“人间仙境”。

舞池里灯光昏暗,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地盘,四个座,四个人,我摸索着朝他们的方向走去。他、她们三人已落座,见我走来,招手示意。我坐下去,抬起头,望望她,又看他,我与他相对而座,他与她正窃窃私语,我却茫然而不知所措,脑子里哄哄地一片。

穿白衬衣女孩旁的座位已经不属于我了!我默默无语。

乐手们正忙得不亦乐乎鼓点子一个劲地敲键盘正一个劲地按。穿西装、打领带的歌手正引颈高歌,不知唱人还是唱鬼,舞厅里音响严重超分贝,震得我心烦意乱,满脸的热情与自尊早就被践踏得一文不值,坐在这里无异于抹煞风景。

服务生送来几瓶啤酒,我一饮而空,真想醉,却没醉,心已醉。

真想找个地方钻下去,我无地自容,我沮丧,我无奈,我痛苦地走出土家寨。回家的路不远,然而每走一步都很沉重。

(四)

深夜的桑植体育场异常清静,我带着伤痕累累的心到处游荡。顾不了脚下满地泥泞,真想找个能遗忘的角落暗自悲泣,没有人吵,也没有人闹,不需要关心,也不需要可怜,不用说话,不用做事,只需默认独坐,寂寞相伴,吸大地之灵气打回那失落的灵魂,这就已经足够了。

他(她)们也来了,他(她)们同情我,可怜我,害怕我会做傻事,以身殉情,这倒亦不必,我相仿我绝对不会愚蠢到如此地步。

我走过来,她也走过来;我走过去,她也走过去。晃动的身影模糊了我的眼睛,笼罩了我的心,我停止了走动,她也停止了走动。我索性坐在地下。

一阵长久的沉默之后便是一连串的解释。

“你是个好人,你对我的情我永远记住,但我们条件不具备,我们是没有结果的……,我们是不可能的,我和他比较适合,我希望你原谅我,我相信你会找一个比我更好的女孩子,我们做好朋友不要做敌人…”

事已如此,还多说什么废话呢?

“你太在乎条件了,条件对你真的就哪么重要,桑植真是伤心地!”“祝你幸福!”

这就是这出戏最后的男主角――我的独白

夜深了,她走了,我也走了,我们背道而驰,越走越远,我不会回头.

没有星星,没有月亮的夜晚真冷,冷得让我清醒的知道:现实与理想本来就不是同一体,也无所谓失去什么,又将会得到什么。重要的是正视现实,善待人生。

打赏

已有 1675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